2010-09-25 《蓮生法王講六祖壇經》 外離相即禪 內不亂即定

我說過,人間不是很長,無論遇到甚麼事情,統統不要憂傷,無論遇到甚麼事情,都保持心裡的平靜,無論在哪個環境,你都要快樂。請大家記住我的幾句話:

「任何環境,不要影響你。」

「任何境遇,你都不要驚恐。」

「任何言語,你都不受到影響。」

「再惡劣的事情發生在你身上,你都要逆來順受,不要跟著人家起舞。」

恭錄自蓮生活佛盧勝彥2010年9月25日開示

Advertisements

一點點的轉機(蓮生活佛盧勝彥)

我領悟到:
沒有時間──三際一如。
沒有空間──橫偏十方。
佛魔一如。
輪涅一如。
如果有人能領悟到「無所得」、「無所謂」、「無所住」。
煩惱立斷。
即身成佛。

恭錄自蓮生活佛盧勝彥文集257_煙雨微微「一點點的轉機」

蓮生活佛盧勝彥開示-虛空藏菩薩與不空成就如來 法座都是大鵬金翅鳥

2015-05-17《蓮生活佛盧勝彥開示》虛空藏菩薩與不空成就如來 法座都是大鵬金翅鳥

我們敬禮了鳴和尚、薩迦證空上師、十六世大寶法王噶瑪巴、吐登達爾吉上師,敬禮壇城三寶,敬禮護摩主尊「除蓋障菩薩」。

師母,各位上師、教授師、法師、講師、助教、堂主,各位同門,還有網路上的同門,今天與會的貴賓是中華民國行政院北美事務協調委員會秘書長廖東周大使夫人Judy師姐、真佛宗宗委會會計師Teresa師姐and her husband、真佛宗法律顧問周蕙芳律師、世界華光功德會總會長常仁上師、《大圓滿九次第》、《喜金剛講義》及《密宗道次第廣論》製作人蓮悅上師、莊駿耀醫師、林淑華醫師、美國加州洛杉磯《遠東時報》副董事長及台灣自由僑生雜誌駐美國辦事處主任文廣師兄、前僑委會海外信用保證基金會董事長薛盛華夫人薛王淑媚師姐、香港華光功德會會長李彩芬師姐。大家午安!大家好!(台語)大家午安!大家好!(國語)你好!大家好!(廣東話)

今天做的是除蓋障菩薩的護摩,祂的金剛號就是「離惱金剛」,離是離開的離,惱是煩惱的惱,離開所有煩惱金剛。這一尊在藏密比較少,但是在東密,也就是日本密宗比較多。在藏密,幾乎是很少人修除蓋障菩薩法。我們真佛宗有東密,也有藏密,也有中密,也有台密,台密是天台宗的密宗,中密是中土的密宗,藏密是西藏的密宗,東密是日本的密宗,真佛宗是台灣土產的密宗。

◎除蓋障菩薩的誓願,是除掉蓋住你不好的業,祂統統除掉,除掉蓋住你所有的障礙,除蓋障,你的一切障礙統統除掉,這一尊就是有這樣的力量。只要業障消除,所有的障礙除掉,再來就是幸福美滿。這一尊有各種顏色的,有白色的,是息掉所有的業障,是白色的除蓋障。黃色的除蓋障是增加所有的智慧跟利益。藍色的除蓋障是消除所有的降頭、鬼神病等一切障礙的。一共有三種形相。

師尊戴黃色的僧帽跟黃色的龍袍主要是利益、資糧全部都滿足。祂的咒語是「嗡。訥薩拉雅。梭哈。」祂的手印是這種手印(師尊示範),尾指跟無名指彎曲相觸,大拇指按住無名指,中指跟食指豎立相觸,這就是除蓋障菩薩的手印。除蓋障菩薩的形相有點像八大菩薩,祂的左手拿著法幡,上面有蓮花,蓮花上面有日輪,這隻手放在膝蓋這裡當與願印,或者當無畏印,都是可以的。除蓋障菩薩的誓願是很大的,祂是八大菩薩之一嘛!八大菩薩是觀世音、文殊、普賢、地藏王、彌勒、虛空藏、金剛手、除蓋障,八個一起修行,統統都成就。但是在祂們之中,最冷門的就是除蓋障,蓮印上師就選除蓋障。昨天晚上,我講過了,就因為冷門,你向祂祈求,祂就下降,今天祂下降的威力很大。
除蓋障菩薩有祂的形相,拿的是法幡,上面有蓮花,蓮花上面有日輪,這是主要的重點。有咒語,有手印跟形相就成為除蓋障菩薩念誦法。

◎其實除蓋障菩薩在金剛界和胎藏界裡面,也是很有名的,在胎藏界的十三院當中,有除蓋障院,一樣有八大菩薩在祂的周圍,這八大菩薩是不一樣的菩薩,分別是除疑蓋菩薩、施一切無畏菩薩、除一切惡趣菩薩、救意慧菩薩、悲念菩薩、慈起菩薩、除一切熱惱菩薩、不可思議慧菩薩。

祂是胎藏界十三院中的第八院,周圍有這八大菩薩圍繞著祂。祂的誓願就是除去蓋住的業障,和除去所有一切的蓋住的障礙,將這些破除。另外就是除去所有一切的煩惱,所以祂又叫做除惱金剛,除去所有煩惱。今天得到除蓋障菩薩的灌頂以後,每個人走過灌頂幡的時候,希望將你們的煩惱、障礙跟業障除掉。

請問蓮印上師,下一尊是哪尊?(釋迦牟尼佛,是佛誕。)喔!是釋迦牟尼佛,是佛誕,大家都可以記得住,因為佛教在人間裡面,祂是創教的教主,講起來是最大的了,祂是我們的教主,當然是記得住,完全不會唸成虛空藏。每一次我唸到除蓋障的時候,都會唸成虛空藏,很奇怪。不過虛空藏在東密是很偉大的,除蓋障也是很偉大。因為空海大師本來就是修虛空藏成就的。空海大師修虛空藏的時候,是在岩洞裡面,我記得很清楚,當祂在修法的時候,星星的光進到祂的嘴巴裡面,祂吞下星星以後,才完全打開祂自己的心。然後祂知道過去、現在跟未來,和世間的一切,和整個虛空的一切,這是空海大師的力量。師尊本身又有日本的傳承,所以很不好意思,真的,因為我的腦袋裡面全都是虛空藏,所以每一次唸除蓋障老是唸成虛空藏,不能怪蓮印,可能跟前世有關係吧!?因為前世的記憶裡面都是虛空藏嘛!下個禮拜的釋迦牟尼佛是大家都知道的,祂是在人間娑婆世界成佛的教主,你得到祂的灌頂,幾乎甚麼灌頂,祂講出來的法,就等於得到所有佛、法、僧的灌頂都在你的身上。剛剛在祈求除蓋障菩薩,祈求入我我入的時候,除蓋障菩薩有到,而且跟八大菩薩一起進來,護摩法會是很成功的。希望大家受了灌頂以後,如果有人中降頭的就除掉,有被作法的就除掉,身上有病業的也將它除掉,有煩惱的除掉,有障礙的、被做障的,統統都除掉。受了這個灌頂以後大家都幸福滿滿,甚麼事情都順利,那是最吉祥的。

我們再講《密教大圓滿》的「化虹與寶座法」,「金翅鳥座法──密法中有金翅鳥王法,又稱『迦樓羅』,是印度的一種鳥名。此種鳥常居于四天下之大樹之上,以龍為食,業用虛空藏菩薩及不空成就如來以『金翅鳥座法』為其寶座法。其法點的『脈竅』在臂。」金翅鳥座法很簡單,學武功的人都知道所謂的「大鵬展翅」(師尊示範),大鵬展翅是這個手法,然後單腳獨立,一腳翹起的這個姿勢,大鵬展翅,這是金翅鳥座法。師尊修供養,「大鵬金翅鳥,曠野鬼神眾,羅剎鬼子母,甘露悉充滿。」這裡面有四個稱號,大鵬金翅鳥是一個稱號,鬼神眾是第二個稱號,羅剎是第三個稱號,鬼子母是第四個稱號。「嗡。穆帝利。梭哈。嗡。穆帝利。梭哈。嗡。穆帝利。梭哈。」甘露悉充滿,以甘露為食的供養,一般是中午開始做,然後到晚上。在釋迦牟尼佛時代,那時候的大鵬金翅鳥都是吃龍,結果龍快被吃光了,龍就去求釋迦牟尼佛,佛將大鵬金翅鳥跟龍族兩邊請過來,幫他們compromise協調,協調甚麼呢?佛告訴大鵬金翅鳥,說:「祢以後不要吃龍,我教以後佛的弟子在供養裡面,以祢的名號為第一個供養祢。」這就是以後的佛弟子依照佛陀的指示,都要供養大鵬金翅鳥的原因,讓大鵬金翅鳥跟龍族兩邊能夠很協調,互相敦親睦鄰,彼此不再傷害。

◎大鵬金翅鳥也是一個法座,大鵬金翅鳥有一個咒語:「嗡。別炸。迦魯達。炸咧。炸咧。吽呸。」「嗡。別炸。維濕奴耶。梭哈。嗡。別炸。迦魯達。炸咧。炸咧。吽呸。」在印度教裡面,遍淨天維濕奴耶的座騎也是大鵬金翅鳥。虛空藏菩薩的法座也是大鵬金翅鳥,不空成就如來的法座也是大鵬金翅鳥,脈竅就是在手臂關節的地方,所以才會有大鵬金翅鳥法座的姿勢。
講一個笑話,有一對男女在相親,女的問:「你做甚麼行業?」男的講:「我家經營地下錢莊。」女子想:「一定很有錢,才可借貸給人家賺高利。」於是答應交往。交往一段時間後,女子要求男的帶她去他家看看。到男方家裡後,原來他家開金紙店,賣金紙的地下錢莊,我們真佛宗很多賣金紙的,登寶堂是地下錢莊,還有很多人都在做金紙和賣金紙,真佛宗很多弟子都在做金紙,做很多種的金紙在賣,有首創的金紙,也有後來的金紙。講地下錢莊也是對的,因為是陰間用的錢。

我常常將除蓋障唸成虛空藏,這到底是甚麼原因?我想這問題自己應該才清楚,因為在我的腦海裡都是虛空藏,所以一時之間,要做除蓋障,每一次都搞混,這跟自己的前世是有關係的,跟大家解釋一下,其實不是蓮印的問題,是我自己的問題。我們每一個人經常將自己的問題推給別人,明明是我的問題,我故意推給蓮印,說是他的錯,其實是我自己的錯,但是為什麼我的腦海裡面是這樣?真的是跟宿命有關係。我的記憶裡面全都是虛空藏,我的前世修虛空藏,所以每次一講到除蓋障就講成虛空藏,大概是這個原因吧!?

講一個笑話,觀世音菩薩擔心唐僧遇見妖怪,就送了一個GPS給唐僧,可以提前知道妖怪的位置,提前繞道就行了。GPS響了,「前方800米是白骨夫人洞穴,請繞道。」「前方1500米是獅駝嶺,請繞道。」「前方2000米處是女兒國,請繞道。」唐僧已經經過白骨夫人那裡,也經過獅駝嶺,到了女兒國,觀世音叫他要繞道,唐僧把GPS關掉了,說:「阿彌陀佛!困難來臨時不能總是逃避,貧僧要勇敢的面對一次。」這笑話裡面,講的是人本身的性──人性,而佛性跟人性是不同的。為什麼?凡跟聖是不同,聖是完全清淨的,凡夫的凡等於煩惱的煩,因為他自己要去找麻煩。唐僧呢?別的妖怪都過了,但是他就要去面對女兒國,唐僧本身來講也是很勇敢,其實甚麼事情都應該要面對,然後再去解決,不應該逃避,像我今天做這個護摩,就不能逃避,我只能做除蓋障,我不能做虛空藏,對不對?明明知道自己修的是虛空藏,今天要做除蓋障,還是要去面對,所以任何事情都是要去面對的。

◎講一個笑話,清明節的時候,一大夥人去掃墓,感嘆:「現在的紙錢做得跟真的一樣,燒的時候還真有點莫名的心痛。」現在真的跟假的是差不多喔!現在印出來的紙錢跟真鈔差不多。一陣苦笑之後,妻子來電話,說:「你不是去上墳了嗎?怎麼沒帶上桌上的紙錢?還有今天我剛剛取的六萬塊錢哪去了?」這時候他們聽完便在墳頭哭暈了好幾回,他們將六萬塊錢的真鈔燒了,路過的人紛紛讚賞:「真孝順啊!現在掃墓哭成這樣的真是不多見了!」

真的,我今天這場護摩真的是哭笑不得,笑也不是,因為是我的錯啊!不過意義還是在的,除去煩惱,除掉所有的障礙,除掉所有的業力,意義還是非常真實。老婆買了一條狗,沒事就拿著人民幣讓狗聞,我感覺很奇怪,就問:「老婆,你這是幹嘛,讓狗去給你大馬路上撿錢嗎?」老婆神秘的一笑:「以後你就知道了。」沒過幾天,我所藏的私房錢全部不見了,不說了,說了都是淚。再講一個笑話,Li的老公最喜歡看古代的宮廷劇,每次看到皇帝後宮有三千佳麗,睡前都可以翻牌,挑妃子侍寢,總是羨慕不已。Li為了滿足老公的虛榮心,有一天她對老公講:「老公啊!你今晚也可以翻牌挑妃子。」老公講:「真的可以嗎?」Li講:「真的啊!我用52張樸克牌做,每一張都寫了名字。」老公講:「真興奮,我要翻牌了喔!」Li:「好吧!隨你挑,多翻幾張也行!」「啊!你實在很賴皮,每張樸克牌都寫Li啊?」Li講:「不滿意嗎?那翻另一付牌好嗎?保證不同名喔!」「真興奮,你真好!「啊!」又是慘叫聲,「廁所、馬桶、浴缸、廚房、客廳、地板、儲藏室、工具間、車庫、草皮…」隨你選,要躺在哪裡都可以。

這裡有一個母親的反思故事,母親節已經過了,當然這故事也可以讓大家回想一下是怎麼回事。一個寧靜的夏日午後,忽然有一隻麻雀飛落到近旁的草叢裡,母親喃喃地問了一句:「那是什麼?」兒子聞聲抬頭,瞭望草叢,隨口答道:「一隻麻雀。」說完繼續低頭看報紙。母親點點頭,若有所思,又問了聲:「那是什麼?」兒子不情願地再次抬起頭,皺起眉頭:「我剛才已經告訴過您了,是一隻麻雀。」說完又自顧自地看手中的報紙。麻雀飛起來,落在不遠的草地上,母親的視線也隨之起落,又問:「那是什麼?」兒子不耐煩了,闔上報紙,對母親說道:「一隻麻雀,媽媽,就是一隻麻雀!」母親並不看兒子,仍舊不快不慢地轉向麻雀,又問了句:「那是什麼?」這下可把兒子惹惱了,他揮動手臂比劃著,憤怒地衝母親大嚷:「您到底要幹什麼?我已經說了這麼多遍了!那是一隻麻雀!您難道聽不懂?」母親一言不發地起身,兒子不解地問:「您要去哪裡?」母親抬手示意他不用跟來,逕自走回屋內。麻雀飛走了,兒子沮喪地扔掉報紙,獨自嘆氣。過了一會兒,母親回來了,手中多了一個小本子。她坐下來翻到某頁,遞給兒子看,指著其中一段,說:「你念這一段。」兒子照著唸起來:「今天我和剛滿三歲的小兒子坐在公園裡,一隻麻雀落到我們面前,兒子問了我21遍『那是什麼?』,我就回答了他21遍,『那是一隻麻雀。』他每問一次,我都擁抱他一下,一遍又一遍,一點也不覺得煩,只是深感他的天真可愛。」母親的眼角漸漸露出了笑紋,彷彿又看到往昔的一幕。兒子讀完,羞愧地闔上本子,強忍淚水張開手臂摟緊母親,深吻著她的面頰,原來母親不是患有老年痴呆症,只是看到麻雀,回憶起往昔母子間的親密,故意反覆的提問。日記本中那位可愛的孩子,如今已長大成人,不再追著媽媽問:「那是什麼?」卻只是低頭自顧看報,對於身邊的母親,不再關懷。往日的溫馨已成追憶,眼前的他,僅僅被母親問了4遍就火冒三丈,不耐煩。

這是一個令人反思的故事,假如愛有長度,兒女對父母的愛,比起父母對兒女來說,相差幾許?21與4之間的差距,不是數字,而是難以言說的愛;是兒女窮盡一生也無法償還的虧欠,那裡面蘊含著太多牽掛,從小到大從生到死,伴隨我們人生的每一步,始終如一。父母深摯的愛無時無刻不在沐浴著兒女們,毫無保留,毫無怨言,因為不求回報,才更加難以還清。母親節雖然過了,但是我們對於自己的母親,對於自己的父親,仍然要有一份的關懷。

◎雖然我們也是當了父親,也當了母親。也有當了祖母,也當了祖父,但是對於我們的子女跟我們的父母,愛是一樣的關懷。
我今天講的意思就是這樣,我很關懷所有的眾生,我儘量,我每一次在壇城面前,每一次修完法,我一定會講一句話:「讓所有的幽冥眾往生到清淨佛國,讓所有真佛宗的弟子,在我施出的法力之下,在佛菩薩的法力之下,在我做法之下,統統都有感應;每一個人的身體都要健健康康,每一個人都要快快樂樂,每一個人都要感覺很幸福,每一個人都要修行有成就,每一個人都要有光明。」

◎我求佛菩薩天天加持,天天賜福大家,讓每一個人覺得不只是有小確幸,還要有大確幸,還有無量無數的確幸給所有的人。確幸是電視的語言,就是幸福的意思,有小幸福、大幸福、無量無盡的幸福要給予大眾。這是我每一天在壇城裡面做祈禱的時候,我是這樣做的,做迴向的時候,我每一次都為眾生求:讓所有的人在修行的路途上,都能夠不退道心;讓所有的人在修行上都有感應,都有相應;讓所有的人都能夠真正有修行的成就。我跟大家不分,沒有甚麼分別。我每一次祈求都是這樣的,每一次迴向都是這樣的。我也是希望,除蓋障菩薩跟虛空藏菩薩沒有分別,我對虛空藏菩薩非常的尊敬,對除蓋障菩薩也是,對所有的菩薩都是非常的尊敬,彼此之間沒有分別。嗡嘛呢唄咪吽。

你們毀謗,我們照樣團結!

http://ilovegm.wordpress.com/2012/11/25/%E4%BD%A0%E5%80%91%E6%AF%80%E8%AC%97%EF%BC%8C%E6%88%91%E5%80%91%E7%85%A7%E6%A8%A3%E5%9C%98%E7%B5%90%EF%BC%81/

作者:海雲
寫於2012年11月25日

自從聖尊蓮生活佛於11月15日回台,弟子們連續二週參加護持台灣雷藏寺聖尊主壇法會,人數有增無減。除了來自台灣善信,還有來自印尼、大馬、美國、歐洲、澳洲……各國弟子,無不遠颺而來護持聖尊弘法。

雖然真佛宗派遭受毀謗,一想到昔日釋迦牟尼佛、蓮華生大士、密勒日巴祖師……無不是歷經各種毀謗風雨。然而,儘管毀謗者如何引經據典(或者自己斷章 取義、引用資料有待考證)為何善信弟子仍熱烈護持?因為真實的證驗是不容誣衊的。(另外我再告訴你們一件事吧!他們大部份都是沒空看你們那些嚎啕大論,覺 得超級無聊透頂,還是一皈依根本傳承為至要!)

這些年皈依的弟子們,因為蒙受蓮生活佛摩頂、問事、實修真佛密法而改變命運的(含:治病、事業突飛猛進、超渡亡者得舍利花舍利子……),多如過江之 鯽。毀謗者所提的所謂引經據典的證據,竟然難敵事實勝於雄辯。這是很有趣的現象,真佛弟子們仍然聯袂護持恩師,不為所動,那麼毀謗者連日來的胡言亂語, 豈不是多此一舉嗎?(我看了真的覺得好笑!你知道我們同門怎麼說猴網嗎?「這群沒事幹的傢伙!」)

至於蓮生活佛本人呢,根本仍然如如不動。我看到網路上有人貼出祂的開示(摘自蓮生活佛盧勝彥文集 第230冊【又一番雨過】誰最快樂?):【如果有人問我:「這世間誰最快樂?」我毫不猶疑的說:「是的,是我。」……我有一點點小成就之後。有一些些人就 開始心裡不平衡了,他們試著挑你的毛病,俗語說:「雞蛋裡面挑骨頭。」因為他們無法「忍受」你的成功,無法「忍受」你的成就。
話一定要用講的。(八卦)文字一定要用寫的。(侮辱)他們須要打擊你,譭謗你,污辱你,壓扁你,不屑你。……但是,我明白,這是一些些人的:「眼紅症!」 吃醋、嫉妒本來就是人類的天性之一。只有「無能的人」才不會被人譭謗。在我來說──我是一位特立獨行的人,那一些些人,跟我毫無干涉,他活他的,我活我 的。我一直快樂的活著,因為我確認
我的成就。】

告訴你們吧!我的師父對自己有信心。弟子們對自己的師父更有信心。這不是盲從盲信,實在是證驗的事太多,不信的話,歡迎光臨我們的「真佛護法園 地」,很多我們弟子感應的證驗,還有很多沒登上網的,任你怎麼辯駁,還是那種又老又長的「故事性」文章,真佛弟子仍是皈依護持,因為,真的假不了!(應該 頒你們一個「長篇亂掰小說獎」給你們,辛苦啦!負面宣傳,小心電腦幅射,傷腦
傷神。難道你們都不用上班養家嗎?)

還想知道更多嗎?我們弟子們已經連續幾週紛紛請佛住世,祈請聖尊蓮生活佛永住世間、法輪常轉,傳真到西雅圖的祈請信、登真佛報的、網路留言表達心聲 的……太多了,用一句形容詞:「雪花紛飛」盛況空前。全球各道場的「請佛住世」法會,一直前踵後繼般地不斷舉辦。(還真謝謝你們促成我們宗派的大團結。)

我們的師尊心胸寬大,祂說:任何毀謗祂的,就是與祂有緣,將來還要救渡他們。你們愈處心積慮,可是無法動搖一位聖者的寬闊如虛空的心量。我知道你們 當中因為有人「求不得」自己所要而轉為毀謗,……還有其他。你們不斷地亂挖非事實消息,有沒有想到你們自身的八卦消息又如何?我們可沒閒空又再說來說去, 只想告訴你們:「不管你們怎麼毀謗~~我們的師尊仍是最殊勝;我們依然感應師尊的加持,新的證驗層出不窮;我們的師尊仍是海闊天空的包容一切眾人;我們依 舊請佛住世,護持聖尊傳法……。(仍然寫不完!)」

狂傲得無聊

http://shengyenlu-truth.com/2013/02/%E7%8B%82%E5%82%B2%E5%BE%97%E7%84%A1%E8%81%8A/

~Morgan

聽說有人想上法院告蓮生活佛盧勝彥,因為盧師尊不能證明他曾見過佛陀、諸佛、諸菩薩、諸金剛護法,甚至古人王安石等。有人認為這是說謊、詐欺。Oh My God。這是真的嗎?如果是真的,我相信這位老兄的訴訟對象不止盧師尊一人,可能有自古至今千百億萬其他人等。宇宙中不能給予他老兄「證明」的人、事、物 多如恆河沙數,應該一一列入訴狀中,一併提告。

佛經所載種種不可思議之事,居然寫來譬如親眼所見,不可證明。告阿難尊者!

諸佛菩薩述說不可思議神通力,不可證明。告諸佛菩薩!

燒出舍利子即是往生淨土,不可證明。告所有佛教徒!

西方極樂世界的存在,不可證明。告釋迦牟尼佛!

大廟裡擲茭的指示正確,不可證明。告茭杯!還是告相信的人?

如果他老兄在網上調查一下,有一派學說甚至認為歷史上根本不曾存在釋迦牟尼佛此人。根本就不存在!不能證明有這個人!大家都被騙了。快告!不過要告誰我倒是想不出來。

這位老兄似乎還有意告盧師尊詐騙他的情感。雖然所謂知人、知面、不知心,情感一事屬精神層面,以他老兄的邏輯應該也屬於無法證明之覺受,不過為了清 楚分析事情,我姑且相信他曾經有過敬師之心,也曾供養根本上師。不過詐欺罪在中華民國只限於金錢、財產上的損失。至於情感所衍生出來的心理、精神紛爭,只 能界定為感情糾紛。事實上他當初皈依蓮生活佛盧師尊屬於自發性,無人強制或逼迫。他的皈依證書明白寫著:

本人自願皈依佛門真佛宗,一心皈依根本傳承上師

願盡形壽奉佛意行善,奉法持戒,敬師、重法、實修,效忠國家,孝順父母,禮敬師長同門,一生一世奉行不二。

如今他依個人的自由意志,決定「解約」,離開宗派,實在是小事一件,不足掛齒。

不過即使他更改訴訟為金錢詐欺,他則必須證明盧師尊存有主觀犯意及結果。可惜的是盧師尊自二十六歲寫書度眾以來,所有的文字和影音記錄都再再證明盧 師尊從不要求供養,所有幫助眾生的服務也從不定價錢,所以告訴也是無法成立。不過他不用擔心,盧師尊慈悲為懷,連「粉身碎骨度眾生」的大願都已發出,絕不 會告他誣告,要求他賠償或道歉。

說到這裡,不禁要提一下「宗教自由」。很多國家,例如美國和中華民國,都在憲法中明確保障宗教自由。中華民國憲法保障人民有「信仰自由」、「崇拜自 由」、「傳教自由」的權力。無論新興宗教或傳統宗教,只要信仰團體沒有違法的外在行為,政府便無法干涉宗教在心靈、精神、思想、哲學上的理念。

美國立國的精神之一更是要避免重蹈歐洲「宗教專制」、「宗教迫害」、「政教合一」的覆轍。即使許多訴訟特別引用同屬美國憲法第一修正案的「言論自 由」作為防護盾,各級法院仍不敢妄意介入人民信仰宗教的自由。大法官也不願任意對各種教義嘗試評論、解釋。例如某人自稱是神明化身,雖在現實生活中很難證 明,但他仍吸引許多人信仰與跟隨,便形成一個宗教團體。只要他們的行為不違法,這一切信仰、崇拜、傳教的活動皆是宗教自由範圍之內,受到憲法保護。又例如 摩門教允許一個男人娶好幾個妻子,雖然重婚在美國是犯法的,但信徒如果在現實生活中並沒有如此做,法律亦不能以重婚為由治罪。

在「宗教自由」的保障下,人民對不同宗教團體的理念的爭執、辯論皆屬「言論自由」,只要言語文字並非謾罵、攻擊、栽贓、抹黑,應可以接受。不過如果 杜撰不實的謠言,例如到處傳播某人有違法情事或持續的對其聲名進行污名化,譬如性侵、通姦、詐財...等,則是涉及「毀謗」、「公然侮辱」、「名譽傷害」 的行為。此類犯罪的認定與刑罰可以參考law110.com.tw對中華民國刑法的解析:

誹謗罪

若指摘或傳述足以損害他人名譽之具體事件內容,則構成誹謗罪。例如:某人媽媽並未在酒店上班,卻指摘散布「某人的媽媽在酒家上班,某人家的三個兄弟有三個爸爸」等,這些足以妨害別人名譽的具體事情,構成「誹謗罪」。

刑法第三百一十條規定:「意圖散布於眾,而指摘或傳述足以毀損他人名譽之事者,為誹謗罪,處一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五百元以下罰金。散布文字、圖畫犯前項之罪者,處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一千元以下罰金。對於所誹謗之事,能證明其為真實者,不罰。但涉於私德而與公共利益無關者,不在此限。」

公然侮辱罪

刑法第三百零九條第一項規定:「公然侮辱人者,處拘役或三百元以下罰金」

不指摘事實而公然侮弄辱罵特定人或可得推知之人,構成公然侮辱罪。 因此只要是亂罵髒話,或是讓人覺得受侮辱的話,就算成立。

例如 罵人穿得像妓女,罵髒話、三字經,當眾指某醫師不懂醫學常識、「學佛學到哪裡去了,跟許純美有什麼不同?」、罵人「老妖女」、「你比宋楚瑜還奸」...等都是。

要請那群明目張膽在部落格上大肆散布毀謗及傷害他人名譽的人注意了。你們如此肆無忌憚不就是仗著蓮生活佛盧勝彥「不會告任何一個人使其痛苦」的慈悲 嗎?不過就是惡人欺負善人吧!不過真佛宗也不是沒有反抗霸凌的辦法。蓮生活佛是真佛宗的根本上師及創辦人,損害盧師尊的名譽也可說是損傷真佛宗寺、堂、會 及弟子們的名譽。真佛宗的各級機構是可以對毀謗者提出訴訟的。如果毀謗者在美國,真佛同門甚至可以集結,以受害人身分提出集體訴訟(class action)。

至於那位老兄主張盧師尊的著作抄襲「五燈會元」的事更是窮極無聊。給老兄講幾個淺顯的理由:

  1. 回到本文開頭的論述。要佛菩薩及禪師們證明超越時空的神行是可能?麻煩請你老兄證明神行、神通是不可能。
    現在知道這老兄當初在真佛宗修行的時候,就告訴同門他有看見佛、菩薩等許多感應。原來也是滿天神佛。這老兄是過去說謊(我看的見!),還是現在說謊(神通不可證明!)呢?
  2. 〔解脫的玄談〕本來就是大燈文化出版的〔重讀「五燈會元」〕系列書籍之一,並無隱蔽盧師尊十數本禪書題材來源。書中探討「五燈會元」的禪機玄理及祖師教示和辯證,算是合理之至。
  3. 即使不相信盧師尊能在時空中穿梭,與古往今來的大禪師談禪說道,純以創作角度來看,將「五燈會元」的禪機、對話以新意呈現並加入原創元素,怎能算抄襲?
  4. 「五燈會元」的禪話除了原本的人物之外不可再由他人述說嗎?
  5. 經濟部智慧財產局曾就著作權做出闡釋,供那老兄參考:
    「又著作權所保護者僅及於觀念之表達,而不及於所表達之觀念本身。因此,以不同之敘述表達他人發明或發現之觀念,仍屬個別獨立創作,並不構成著作權之侵害。」

令人不解的是,這老兄對於「五燈會元」的著作權如此大義凜然,不知可是受人之託、忠人之事?如是經由「五燈會元」的著作人-北宋法眼宗道原、北宋臨 濟宗李遵勖、北宋雲門宗惟白、南宋臨濟宗悟明和南宋雲門宗正受的委託,對其著作權的維護進行查證,先請老兄出示授權書,相信盧師尊會妥善的向五位尊敬的禪 師做出報告。